【师生情长】别怕,我陪你一起

 

考研这件事情,对我而言,可能本来就与他人意义不同。时隔两年,仍记得第一年考研失败时,自己的心情。也清晰记得,考研二战的每一天,自己的处境。二战失败之后的我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感受到的更多是绝望。那么,上理就是那时的我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初到上理,内心带着一万个不满。选导师之前,其实连提前见面的机会都没有。不知道接下来的三年会过着怎样的生活,导师性格和脾气到底是什么样的,其实那时候连研究生是怎么样的,都不太清楚,就这样又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,在上理,在上海。

深知自己是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,第一学期末,主动找导师沟通了自己课题以及未来三年的规划,把自己对未来的设想都告诉了我的导师,聊天时,就好像在跟自己的长辈说话一样,提出了自己所有的疑惑,对未来的担忧,不安。而我的导师,自始至终都特别理解并鼓励我。那时的我觉得,上理的一切都对我太友好了,这里就是我的福地。

第二学期,分了课题,有了自己该努力的方向。这学期,课题组所有的老师都对每一个同学格外严格,课题催得紧,任务重。每一个人都像上了发条,大家的脑子里除了文献就是实验。我的课题非常特殊,前期一直进展很慢,当别人都已经开始实验了,我还在纠结到底用什么方法,那时的导师只说了一句:“别着急,我知道你现在看到别人在做实验,内心有点慌,没关系的,你的实验一旦确定了方案就进展很快的!”虽然,最终我的第一个方法,被课题组给否定了,但是我又一次受到了导师对我妈妈般的疼爱;确定了第二套方法,老师也知道重新推翻以前的东西,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大的打击,这一次她告诉我:“没关系,别着急,这一次我陪着你一起看!”随之而来的是导师发给我的三篇文献。

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,实验进展的慢,也真的对我有不小的打击。我的拖延症,也让我有时对自己要求放松。然而,这所有的一切都有我的导师陪着我,督促我,监督我,最近一次的大组会,导师表扬了我们,尽管我因换方法课题进展的最慢,但老师却说:“我知道你不是不努力的,你很认真的,只是我们换了方法,才导致这样的,以后要更加注重原理,而不要只是浮于表面。”

总是听说,读研究生的同学吐槽自己的导师,而我的导师曹慧老师,从我入学以来,一直给予我妈妈般的关心和爱护,尽管她有时候会让我们帮忙干活,有时候要随叫随到,但我想在她的陪伴下,我会度过非常有意义的三年科研时光,而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努力,早发文章,因为我知道,因为有曹老师陪着我,我不怕。

导师简介 

曹慧,博士。上海理工大学医疗器械与食品学院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主要研究方向为功能性食品配料及安全检测。近年来,主持了包括国家青年自然科学基金、国家863计划子课题合作、上海市自然基金、上海高校选拔培养优秀青年教师科研专项基金、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风险评估等项目,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撰稿人:16食品工程买迪